地方资讯

岩石股份或更名“上海贵酒”:被上交所“一月三问询”深陷贵酒商

  在半年报出炉不到一个月内,岩石股份被三度问询,对其业绩真实性、股价、控股股东增持以及商标纠纷进行了全面深入的拷问。

  有意思的是,在投资者股吧里,不少投资者猜测,上交所之所在关注贵州贵酒与岩石股份之间的诉讼,是因为岩石股份有意将证券简称变更为上海贵酒。

  业内人士认为,岩石股份有更名蹭热点的历史,而且旗下生产单元高酱酒业能够符合酱酒5年标准的老酒存量未知,投资者对此还是要提高谨慎。

  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为2.27亿元,同比猛增890.25%;净利润为3483.01万元,同比增长738.40%。其中酒类业务销售收入 2.17 亿元,而去年全年其酒类销售业务收入不足60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员工人数为435 人,而去年公司员工仅为48人,也被戏称为48人撑起了百亿市值。

  岩石股份对此表示,营收增长主要来自于酒类业务销售收入显著增长。通过不断深化企业内部精细化管理,积极开拓市场,持续提升公司盈利能力,公司核心业务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然而在这份中报发出不久,上交所三度下发问询函,对岩石股份进行了全面深入的拷问。

  该问询函围绕四大问题,一是关于经营情况及业绩真实性;二是关于股价及控股股东增持; 三是关于“贵酒”商标诉讼案件;四是关于公司证券简称变更情况。

  岩石股份在延期一次后,于8月27日回复了上述问询函。次日即28日,上交所再度下达问询函。

  同样一幕也再次上演。9月3日,岩石股份回复了二次问询函,引来了9月4日上交所三度问询。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监管机构发问询函是依据相关监管规定,而针对同一事项多次发函问询,说明上市公司没有对问询函提供回复或回复的不能让监管机构满意。连续三次问询并不常见。

  初步估算,从去年6月至今,岩石股份已收到9份问询函,平均不到两个月即有一份。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岩石股份前身是一家有争议的企业,介入时间正是白酒热的节点,收购的也是附加值很低的企业,并且都是通过控股股东或关联交易进行内部资源整合,这或是监管层对其关注的原因之一。

  在问询函中监管层关注的焦点之一,即岩石股份与洋河股份002304股吧)子公司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的商标侵权纠纷案。

  据半年报显示,2020年3月,洋河股份子公司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起诉岩石股份商标侵权纠纷,目前一审已判决关联方贵州贵酿酒业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100万元。2021年6月,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以不正当竞争纠纷向法院起诉公司,要求包括岩石股份及关联方等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包括停止在白酒产品、广告宣传等中使用“中国贵酒集团有限公司”“贵酒集团”“中国贵酒集团”等字样进行宣传;立即停止使用“贵酒”字号,并办理工商名称变更登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不得含有与“贵”“贵酒”相同或近似的字号。该案件目前正在审理中,尚未开庭。

  由于目前在审理中,蓝鲸财经记者联系了洋河与岩石股份双方,未能提供进一步资料。前5月海南举办公益招聘会230场

  有意思的是,在投资者股吧里,不少投资者猜测,上交所之所在关注贵州贵酒与岩石股份之间的诉讼,是因为岩石股份有意将证券简称变更为上海贵酒。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变更证券简称业务指引》规定,上市公司未变更企业全称、未调整经营范围或未修改公司章程的,原则上不得变更证券简称。确有必要变更的,应当充分披露理由。上市公司开展新业务已取得营业收入,但相关营业收入占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低于30%的,原则上不得将该业务及其行业相关名称用作证券简称。确有必要使用的,应当充分披露其合理性及必要性,并提示相关风险。

  蓝鲸财经记者了解到,在2019年底,岩石股份就已经完成公司名称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对《公司章程》的相应条款进行了修订澳门六合免费资大全,其公司名称由“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 “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

  财报数据显示,去年岩石股份营业收入为7971.7万元,白酒销售业务占全年营业收入的 74%。

  “变更证券简称应该问题不大。”沈萌认为,股票简称并不是一个品牌,只是一个合法的公司的字号,通常不会形成知识产权纠纷。

  值得注意的是,岩石股份在历史上多次变更公司名称和证券简称。在上述问询函中,上交所也提出:公司前身为成立于1989 的福建豪盛,1993年于上交所上市,后更名为利嘉股份、多伦股份、匹凸匹等,2017年因全称变更而更名为岩石股份。公司变更名称,“贵酒”字样被起诉侵权,可能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需要岩石股份说明多次变更证券简称是否蹭市场热点;结合业务开展情况,说明2019 年12月将公司名称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原因和必要性,是否存在误导投资者的情形。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岩石股份有更名蹭热点的历史,而且旗下生产单元高酱酒业能够符合酱酒5年标准的老酒存量未知,投资者对此还是要提高谨慎。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贝贝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变更证券简称应反映公司商标等要素,在公司商标涉及侵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的情况下,变更证券简称,可能对其诉讼也存在一定的影响。